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TXT下载

三四中文网->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TXT下载->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

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晦气

作者:毛姜        书名: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       类型:武侠修真       直达底部↓       返回目录

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.3444z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3444zw.com

    那小柳树“活了”的消息惹得这山上三神兴奋不已,老白尤为上心,时不时溜下山去蹲在那小柳树旁面看着,若是无人唤他的话,少说能蹲一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老黑时常犯嘀咕,说老白时不时看上这株小柳树了。

    张启摇着脑袋道:“应当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这株小柳树是公的还是母的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母的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指不定是公的。”

    老黑很是喜欢抬杠,“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公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一定是公的,也没一定可能是母的吧?”

    “柳树分公母吗?”

    张启很认真地想了想曾学过的生物,“好像不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老黑歪着头瞅着他,“怎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张启道:“这不同种族之间有生殖隔离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生殖隔离?”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就是不同的物种若是那啥的话,生出来的后代是没有繁殖功能的。就好比我跟你老黑,我们两个若是有个一儿半女的话,他就是天生的不孕不育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恶心!”

    张启翻了一个白眼,我这只不过是打个比喻,你想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张启又开始有些怀疑这个理论了。

    若是用科学的理论来理解鬼神的世界的话,会不会有所偏差?

    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不少有人妖相恋,还听老白说起过一个名叫九离的大圣就是人妖之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位大圣有没有儿子,等空闲了还是去问问老白去。

    张启一直想弄明白若是人跟蛇妖相恋的话,儿子究竟是卵生还是胎生,生出来的究竟是一条蛇,还是一个人,还是半人半蛇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张启这面与老黑闲聊了几句,准备起身去地里弄一个西瓜来解解馋。

    刚走到自己摆弄的这片田地面前,张启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原本整整齐齐煞是好看的瓜田,如今竟然成了一副残枝败叶的落魄样儿!

    张启仔细瞧了瞧,就之间瓜地里无数乌鸦的脚印,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狭长的人脚印子——这是食香小鬼的脚印。

    我这才潜心修炼不过一两天的功夫,我的瓜田就被你们折腾成这样了?

    若是一人折腾也就罢了,这眼前的景象明显就是狼狈为奸!

    外贼虽是令人恼火,但家贼更是可恨!

    张启眯着眼睛左右环顾,没瞧见食香小鬼的身影。便轻着脚步打开了木屋,这时候小李钰正躺在床上睡觉,似乎屋子里面也没瞧见小鬼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厮又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轻轻带上门,忽然就听见一声尖锐的鸦鸣声,紧接着,整座山都闹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老黑又作什么妖呢?

    “快来看呐,快来看呐,出大事啦!”

    老黑沙哑的声音在夜空中很是聒噪,张启万幸是那些灾民如今距离这座山有个一两里路的距离,否则指不定他们晚上会做什么噩梦。

    小李钰睡梦中被吵醒,略显惊慌跑出门。

    张启揉了揉小李钰的脑袋,笑了一声,道:“那黑乌鸦又作妖了,丫头别怕,没什么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听完张启的话,李钰稍稍放松下来,“小钰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就好。”

    老黑的声音又响起,“出大事啦!快来看啦!出事啦!”

    老白不耐烦从黑夜之中探出头来,“你又在吵吵什么?偏偏要扰人清静!”

    “老白你见多识广,你快过来看看,你瞧瞧这是怎么一回事儿!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张启拉着小李钰也走了过去,就见一大群乌鸦围在黑树下的石头桌子边上,将这一块地方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让让让让,劳烦您勒,麻烦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启拉着小李钰往里头挤,忽抬头看见食香小鬼正倒挂在树枝上,瞪大了眼睛瞅着石头桌子,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张启冷哼一声,好啊,两天没有管你,你如今是彻彻底底跟这些乌鸦厮混在一起了是吧?难怪找半天找不见你人,原来是躲在了树上!

    等会在收拾你,且让我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先。

    张启费了老大力气才挤进了乌鸦群中,伸长了脖子一看。

    乖乖。

    老黑站在石头桌子上,看了看张启,又转头看了看老白,眼神之中透着一丝一问。

    老白也是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    今日这乌鸦群之中竟然出了一枚黑色的乌鸦蛋!

    老黑道:“老白,见的世面多,你说说看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白试探性问道:“莫非是你们的羽毛褪色将这枚蛋给染黑了?”

    “瞎说!”老黑似炫耀挥了挥自己的翅膀,“你看我这油亮的羽毛,怎么可能会褪色?”

    张启想了想,“会不会是基因突变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基因突变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张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给这些没有上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解释,“就是生出来一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怪物,你全家都是怪物!”老黑跳着脚骂。

    老白忽然眼睛一亮,道:“我记得原先老张说过,若是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生出来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老黑欣喜道:“对了,我也记得老张说过,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可能会生出来一个天才!”

    张启补充道:“大概率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说话?”

    张启笑着告了一声饶,想了想,“要不,给它一点香火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香火!说不定我这玄孙也是一个天地异种呢?”老黑张开嘴,犹豫半晌,忽然开了一个玩笑,“凭什么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白翻了一个白眼,“舍不得就算了,反正不是我玄孙!”

    “三天前的梗早就已经过时了,赶紧吧!”

    老黑难得有心逗趣儿,谁料这两人不识趣,真是大煞风情.

    吐了一口香火在这枚黑鸦蛋上,但并没见到这枚鸦蛋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“不灵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张你能不能滚?”

    老黑又试了几次,仍然是没有任何动静,便觉得有些泄气了。

    老白也摸不准这枚黑蛋究竟是什么来头,道:“且先等一等吧,先让它孵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黑点点头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张启正欲开口,就被老黑狠狠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行吧,我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晦气东西!”老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启哑然,今日被一乌鸦骂了一声晦气。

    果然是晦气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(未删节)